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農學論文 > 農業推廣論文

大通牦牛推廣應用調研報告

時間:2019-09-26 來源:中國畜牧雜志 作者:駱正杰,馬進壽,羅增海 本文字數:3414字

  摘    要: 大通牦牛是世界唯一的牦牛培育品種, 被農業部 (現為農業農村部) 確定為牦牛主導品種, 在青藏高原高寒牧區被廣泛推廣應用。本文采取入戶走訪、實地測量、座談、查閱檔案等多種形式對青海省13個縣和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2個縣的大通牦牛推廣應用情況進行了調研, 發現大通牦牛對高寒牧區環境具有較強的抗逆性和適應性, 大通牦牛后裔初生重比當地同齡牦牛提高14.10%, 大通牦牛后裔體尺比當地同齡牦牛增加明顯, 增收顯著, 并提出加強基地建設, 建立監管體系和強化技術服務等建議。

  關鍵詞: 大通牦牛; 品種改良; 生產性能; 繁活率;

  為全面推進全國牦牛產業發展, 摸清大通牦牛近年來推廣應用情況, 為牦牛種業發展提供決策依據, 2018年初國家肉牛牦牛產業技術體系大通綜合試驗站組織3個調研組, 對大通牦牛推廣應用效果展開了全面調研。調研組深入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黃南藏族自治州、海南藏族自治州、海北藏族自治州、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海東地區的13個縣 (市) 和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2個縣的牦牛養殖戶、專業合作社、規模養殖場開展調研, 通過入戶走訪、實地測量、座談、查閱檔案等多種形式對大通牦牛推廣應用情況進行了詳細調查和效果分析。

  1 、大通牦牛推廣應用基本情況

  1.1、 大通牦牛簡介

  大通牦牛是世界上第一個人工培育的牦牛品種, 是青海省大通種牛場和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畜牧與獸藥研究所持續20余年在青藏高原自然生態條件下, 利用野牦牛作為育種父本, 培育出的肉用型牦牛新品種, 填補了世界牦牛育種的空白。農業部 (現為農業農村部, 下同) 于2005年批準并頒發了《畜禽新品種 (配套系) 證書》。大通牦牛的培育是結合高原高寒牧區牦牛生存的自然環境與社會經濟環境, 通過系統研究牦牛、野牦牛的生理生化、遺傳繁殖特性、行為生態特征, 在家養牦牛群體中導入野牦牛遺傳基因, 從而提高牦牛生產性能[1]。

  大通牦牛具有明顯的野牦牛特征, 跟當地原有牦牛相比, 大通牦牛初生重高、繁殖力強、生長發育速度快、抗逆性強、越冬死亡率低、體魄強健、覓食能力強[2]。2011年農業部將大通牦牛確定為我國青藏高原及其毗鄰高山地區的主導品種。利用大通牦牛復壯青海乃至全國牦牛意義重大, 也是牦牛種質提升的重要途徑。

  1.2、 推廣情況

  2005年, 青海省委、省政府提出“百萬牦牛復壯工程”工作要求, 省農牧廳多方面扶持青海省大通種牛場開展大通牦牛良繁工作, 大范圍推廣大通牦牛。通過“大通牦牛推廣”項目, 大通牦牛種公牛現已推廣到青海省39個縣, 并輻射到新疆、西藏、四川、甘肅等牦牛產區, 榮獲多項國家和省部級科技獎。
 

大通牦牛推廣應用調研報告
 

  截止2017年底, 共推廣大通牦牛種公牛2.37萬頭, 其中省內2.14萬頭, 占全省牦牛存欄的4.38‰;省外推廣0.24萬頭, 占省外牦牛存欄的0.26‰, 13年來青海省省內各州市及省外推廣種公牛數占當地牦牛存欄比例見圖1。

  2、 大通牦牛推廣應用調研結果

  2.1 、種公牛的適應性

  大通牦牛外貌特征高度一致, 具有明顯的野牦牛品種特征, 嘴、鼻、眼瞼周圍為灰白色短毛;肩胛高而長寬, 背部可見40~60 cm的灰白色短毛、裙毛密長, 尾毛長而蓬松, 全身被毛黑褐色或黑色, 公牛有角, 母牛絕大多數有角[3]。對高寒牧區嚴酷環境具有較強的抗逆性和適應性, 采食范圍廣, 越冬死亡率小于1%[4];繁殖力較強, 在2.5歲時進入適配年齡, 3.5歲可產第一胎, 經產牛為3年產兩胎, 產犢率為75%[5];體魄強健, 四肢有力, 覓食能力強, 采食范圍廣, 可充分利用高山草場[6]。歸納起來大通牦牛具有“一大一快三強”的特點, 即野性大, 后期生長發育快, 適應性強, 抗逆性強, 繁殖力強。

  圖1 大通牦牛種公牛推廣占當地耗牛存欄比例 (‰)
圖1 大通牦牛種公牛推廣占當地耗牛存欄比例 (‰)

  2.2 、大通牦牛后裔生長性能與生產性能

  大通牦牛后裔與當地牦牛的繁活率、生長性能以及生產性能指標結果見表1~3。表1顯示, 大通牦牛后裔初生重比當地同齡牦牛提高1.63 kg, 增幅達14.10%。大通牦牛后裔初生體尺比當地同齡牦牛有明顯提高, 體高、體斜長、胸圍分別增加2.94、2.56、2.41cm, 分別提高了5.98%、5.34%和4.11%。表2顯示, 大通牦牛后裔18月齡重比當地同齡牦牛提高20.69 kg, 增幅達28.18%。大通牦牛后裔初生體尺比當地同齡牦牛有明顯提高, 體高、體斜長、胸圍分別增加7.37、8.09、8.99 cm, 增幅分別為9.19%、8.98%和8.34%。表3顯示, 大通牦牛后裔繁活率為62.26%, 當地同齡牦牛繁活率為49.63%, 相比提高12.64個百分點;大通牦牛后裔死亡率為1.08%, 當地同齡牦牛死亡率為5.00%, 相比減少3.93個百分點。

  表1 大通牦牛、當地牦牛初生體尺、體重
表1 大通牦牛、當地牦牛初生體尺、體重

  注:T為大通牦牛后裔;D為當地牦牛。下表同

  表2 大通牦牛、當地牦牛18月齡犢牛體尺、體重
表2 大通牦牛、當地牦牛18月齡犢牛體尺、體重

  表3 繁活率與死亡率比較
表3 繁活率與死亡率比較

  表4 牦牛推廣效益測算表
表4 牦牛推廣效益測算表

  2.3 、經濟效益

  調查發現, 部分地區2~3歲后裔公牛經選育鑒定后被周邊地區牧民作為種牛購買, 多數地區3歲以上成年大通牦牛后裔每頭價格比當地牦牛高出800~900元, 1歲牛每頭比當地同齡牦牛高出500~600元, 作為種牛出售價格更高 (圖2) 。如久治縣3歲種公牛售價在7 000元以上;循化縣崗察鄉大通牦牛后裔成年牛售價比當地同齡牦牛高出1 000~1 200元。

  圖2 大通牦牛后裔與當地牦牛照片
圖2 大通牦牛后裔與當地牦牛照片

  2005—2017年底, 大通牦牛種公牛累計23 777頭, 每頭大通牦牛種公牛可授配25頭母牛, 使用7年, 根據大通牦牛后裔繁活率62.26%, 測算出其生產的理論后裔數量為2 590 623頭, 以多產犢牛估算, 可多產犢牛526 215頭, 新增效益42 097萬元 (犢牛平均單價按800元/頭計算效益) ;以18月齡大通牦牛后裔活體重增重估算, 18月齡后裔平均活重比當地犢牛增加了20.69 kg, 增重53 606 t, 新增效益107 213萬元 (活重平均單價按20元/kg計算效益) , 詳見表4。

  3、 大通牦牛推廣應用效果分析與評價

  3.1、 大通牦牛對青海省牦牛改良效果明顯

  在推廣地同等飼養條件下, 大通牦牛后裔表現出更加優良的生產性能, 平均繁活率、初生重、18月齡體重、體高等都表現出明顯優勢, 死亡率下降。大通牦牛對青海省牦牛改良效果明顯, 深受牧民群眾歡迎。

  3.2 、大通牦牛推廣效益可觀

  每年推廣大通牦牛種公牛至貧困落后地區約300頭左右, 僅多繁活犢牛1項就為貧困牧民增收90萬元/年以上, 惠及青海省26個貧困村。

  3.3 、大通牦牛種公牛供不應求

  大通牦牛多年的推廣實踐證明, 利用大通牦牛對家牦牛進行改良是青藏高原高寒牧區牦牛資源保護和開發利用的有效途徑。但目前, 青海省種公牛供給遠遠不能滿足省內外需求。而且隨著牦牛產業的不斷發展, 牦牛品種改良進一步加快, 青藏高原牦牛產區對大通牦牛種公牛及其凍精的需求將會增加, 供需矛盾日益突出。

  3.4、 大通牦牛后裔養殖管理和技術服務不足

  大通牦牛后裔養殖管理技術服務需求迫切。因缺乏有效管理, 有些牧民將正值配種最佳時期的種公牛育肥出售, 造成資源浪費;種公牛飼養過于分散, 且供種沒有持續, 很難發揮種用價值;有些地區缺乏犢牛全哺乳、半哺乳管理技術, 導致犢牛營養嚴重不足;種公牛繁育成本不斷上升, 良種補貼不斷降低, 使推廣受到影響。

  4、 大通牦牛推廣利用對策建議

  4.1、 加強基地建設

  大力扶持大通牦牛種牛場建設, 提高種公牛繁育能力, 加大繁育力度和規模, 強化繁育技術推廣, 使種公牛供給保質又保量。有條件的區域可建設種質資源保護區, 做好當地牦牛的純繁。

  4.2 、建立監管體系

  明確監管主體及職責, 對各縣各地區引進的大通牦牛種公牛進行登記造冊, 建立規范的種公牛檔案, 每年對各年齡段后裔進行性能測定, 記錄詳實的數據信息, 為種公牛的推廣和引入提供數據參考。同時, 明確種用年限、出售、處理原則和程序。落實推廣主體責任到人, 技術服務責任到人, 牦牛管理責任到人。

  4.3、強化技術服務

  發揮科研院所, 養殖技術推廣單位的人才優勢, 大力推廣牦牛養殖繁育實用技術, 加強基層技術人員和農牧民對牦牛冷季補飼、犢牛早期斷奶、母牛繁殖調控、人工授精等實用型技術普及力度, 提高牦牛的成活率和母牛繁殖率, 發揮“良種+良法”的優勢。

  參考文獻

  [1] 閻萍.牦牛遺傳遺傳資源保護及綜合開發利用[J].甘肅農業大學學報, 2003, 45 (12) :35-38.
  [2]閻萍, 陸仲璘, 何曉林.“大通牦牛”新品種簡介[J].中國畜禽種業, 2006 (5) :49-51.
  [3]李生福, 趙國榮.大通牦牛培育技術措施及意義[J].上海畜牧獸醫通訊, 2008 (5) :88.
  [4]王婭波.肅南縣牦牛導入大通牦牛血液復壯改良技術試驗[J].甘肅畜牧獸醫, 2018, 48 (9) :70-71.
  [5]楊德青, 楊尕旦.大通牦牛的生產性能及發展前景[J].畜牧獸醫雜志, 2010, 29 (6) :67-68.
  [6]劉發軍.大通牦牛在牦牛改良復壯中的作用與前景分析[J].當代畜牧, 2013 (24) :34-36.
  [7]薛長安.牦牛育種工作的創新發展[J].中國牛業科學, 2011, 37 (3) :41-43.

    駱正杰,馬進壽,羅增海,劉更壽,郭喜得,汪曉春,喬元勝.大通牦牛推廣應用效果分析與對策建議[J].中國畜牧雜志,2019,55(06):160-163.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足彩进球数怎样稳赚不赔